【快新】找不到的洗发水 (生贺)

这里小透明啦啦√

迟到的新一君生贺以及提前的快斗君生贺,并不是我偷懒【望天】

初三狗伤不起啊,最后三十多天我要开始好好努力一把了诶√

正式开始淡圈√不过小透明淡不淡圈也没什么区别【望天】

大学同宿舍设定√

严重快新不足√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以上没问题的话

———————————————————————————————

找不到的洗发水

“唉!”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冲进宿舍的时候差点撞倒了正准备出门的服部平次。

“啊抱歉服部/黑皮。”两人同时说道,然后工藤新一瞪了黑羽快斗一眼,走进宿舍同正在打电话的白马点头示意。

“没事工藤。”随意回复了工藤——相处这么多年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客套话了,服部平次放下单肩包有和黑羽快斗打一架的打算,“黑羽你这个家伙要我说多少遍!不要叫我黑……”

“要敢于承认自己的缺陷啊服部。”笑嘻嘻地拍了拍大阪少年的肩膀,黑羽快斗走回自己的衣柜前拿出了一套衣服。

“服部你今天也有晚自习吗?”工藤新一一面擦着头发上的水一面问着,得到肯定回答后提醒舍友道,“那么你要记得带伞,刚刚我和黑羽回来时雨下得还很大。”

“谢啦工藤!黑羽我先去上自习,回来再和你算账!”虽然已经二十岁了,但是大阪少年依旧风风火火,在他身上似乎看不到时间的痕迹,他一面大叫着一面冲出了宿舍,“啊啊啊我自习课要迟到了!”

 

黑羽快斗的内心是无比奔溃的,当他脱光衣服淋湿头发然后发现洗发水消失了的时候。

感叹着今天为何如此倒霉,离上自习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被一场大雨淋得湿漉漉的,不得不回来洗个澡换套衣服,现在头发弄得更湿了却找不到洗发水!机智的用沐浴露代替洗发水勉强把头发洗好后黑羽快斗一言不发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当然,是在他把沐浴露藏到马桶后面之后。

一面用毛巾裹着头发一面用余光偷瞄着白马探,这个家伙,按照宿舍公约应该是他先用浴室的,按理来说今天晚上他也有自习应该也赶时间,突然提议要跟自己换果然是有阴谋啊,把洗发水藏起来什么的太恶劣了,简直和小学生一样幼稚。

看见白马探拿着浴巾走进浴室之后黑羽·小学生·快斗露出了可(邪)爱(恶)的笑容,既然你把洗发水藏起来了,那么沐浴露你就不要用了吧。

吹干头发准备发条信息告诉老师他和新一因为这场雨可能会迟到,结果却看见白马探坐在书桌前怡然自得的一面打电话一面翻着一踏资料。

黑羽快斗彻底奔溃,现在用浴室的该不会是新一吧!?是要闯进去告诉新一沐浴露在哪里呢,还是待会新一出来再跟他认错?总觉得无论如何都会被痛打一顿诶!

可恶!为什么新一会在白马之前用浴室啊!

 

昏黄的灯光把纤细的身躯随着脱衣服的动作偶有扭动的影子打在了墙上,洁白光滑的瓷砖上还残留着之前沐浴的人不小心淋上的水珠,蒙蒙胧胧中映出少年姣好的躯干,瘦弱却不失力量,白净却充满生机。修长的手握着花洒,紧闭着的眼皮有微微的颤抖,微卷的睫毛上沾上了水珠,在灯光的下仿佛发着光。淋湿全身后少年关掉了水睁开了双眼,淡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清澈的光——他对未来不曾迷茫,粉嫩的嘴唇在温水的作用下显得越发诱人,他习惯性的往放置洗发水的柜台摸去。

诶!?

工藤新一的内心是无比奔溃的,谁能告诉他是谁把洗发水和沐浴露藏起来的!应该是黑羽那家伙吧,他在自己之前用了浴室,而且只有他会幼稚到藏这些东西!

所以当听见黑羽快斗敲着浴室门颤巍巍地问新一我可以进来吗的时候,工藤新一猛地打开门一把把人抓进来关上门然后狠狠地揍了黑羽一拳,“黑羽快斗你是白痴吗!”

动作连贯全程不超过两秒,杂毛少年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被揍了然后看见了全裸的新一。

噗!?

咳咳咳想多了,裹着一条不知道哪里来的浴巾呢,嗯,没错,不是全裸【坚定脸】

大眼瞪小眼对视片刻,工藤新一用毛巾擦着滴着水的头发感觉特别不爽,做错事的明明是他好吗,为什么要满脸委屈的看着自己?

黑羽快斗揉了揉被揍过的脑袋,其实也不疼,自家恋人在最后还是放轻了力道,新一其实很温柔啊。

“那个,新一啊,”提出疑问,“为什么你会在白马之前用浴室?”

“他有案件还要和委托人商量就跟我换了,”顺手把不知道哪里来的浴巾丢进了洗衣机,工藤新一背过身去穿着衣服,瞬间破解了杂毛少年的内心,“果然是你把洗发水藏起来的啊,结果没坑到白马感觉很不爽是吧?”

“不是这样的QAQ”黑羽快斗正打算解释,突然想起了一件更糟糕的事,“啊啊啊新一我忘记发短信和老师请假了!”

“你是笨蛋吗!”工藤新一加快了穿衣服的动作,“这节自习是教导主任的诶!”

“啊啊啊正打算发短信的时候……”黑羽快斗把“突然发现是你在洗澡”几个字咽了下去,新一都已经不追究了,自己再提不是蠢吗?“总之我们快点吧,大概还有五分钟上自习。”

 

白马探的内心是无比奔溃的,当他脱光衣服淋湿头发然后发现洗发水消失了的时候。噗,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呢。

其实按照宿舍公约自己应该是在服部之后用浴室的,但是因为手头有个案子一时放不下,于是跟黑羽和工藤换了一下自己最后才用浴室。

反正服部出门时离自己的自习课还有一个小时零五分钟零三十八秒,黑羽和工藤出门时还有三十三分钟零二十秒,洗一个澡的时间绰绰有余。

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洗发水沐浴露都消失了,这都算了自己在黑羽洗好后拿进浴室的那块浴巾呢?请问自己要怎么出去呢?

如果没记错的话黑羽和工藤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下自习,服部的话,大概七十五分钟之后?

嗯,所以说现在宿舍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没错,推理还是依旧出色呢白马。

……

……

“Excuse me?”


对了,关于找不到的洗发水,我们把时间调回三十二分钟之前,也就是服部平次洗完澡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前:

“嗨白马!”大阪少年拍了拍正在打电话的白马探的肩膀示意他可以用浴室了,“洗发水被隔壁宿舍借去了,待会你记得去拿回来啊,我出门了!”

“唉!”大阪少年差点被突然冲回来的黑羽和工藤撞到,简单的交流之后服部抓起门边的雨伞冲出了门,“啊啊啊我自习课要迟到了!”

“黑羽,你先去用浴室吧。”白马探放下了手机看了一眼头上正在滴水的杂毛少年。

“诶?假洋鬼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黑羽快斗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浴室,“谢啦!”

等等,刚刚服部叫我去隔壁宿舍拿什么回来?算了,应该只是件小事。发现了一个疑点于是抓起电话又和委托人讨论起来的白马君,这件小事最后坑到的可是自己啊【望天】

END

白马探到底要怎么出浴室呢,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呢【笑】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