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找不到的洗发水 (生贺)

这里小透明啦啦√

迟到的新一君生贺以及提前的快斗君生贺,并不是我偷懒【望天】

初三狗伤不起啊,最后三十多天我要开始好好努力一把了诶√

正式开始淡圈√不过小透明淡不淡圈也没什么区别【望天】

大学同宿舍设定√

严重快新不足√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以上没问题的话

———————————————————————————————

找不到的洗发水

“唉!”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冲进宿舍的时候差点撞倒了正准备出门的服部平次。

“啊抱歉服部/黑皮。”两人同时说道,然后工藤新一瞪了黑羽快斗一眼,走进宿舍同正在打电话的白马点头示意。

“没事工藤。”随意回复了工藤——相处这么多年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客套话了,服部平次放下单肩包有和黑羽快斗打一架的打算,“黑羽你这个家伙要我说多少遍!不要叫我黑……”

“要敢于承认自己的缺陷啊服部。”笑嘻嘻地拍了拍大阪少年的肩膀,黑羽快斗走回自己的衣柜前拿出了一套衣服。

“服部你今天也有晚自习吗?”工藤新一一面擦着头发上的水一面问着,得到肯定回答后提醒舍友道,“那么你要记得带伞,刚刚我和黑羽回来时雨下得还很大。”

“谢啦工藤!黑羽我先去上自习,回来再和你算账!”虽然已经二十岁了,但是大阪少年依旧风风火火,在他身上似乎看不到时间的痕迹,他一面大叫着一面冲出了宿舍,“啊啊啊我自习课要迟到了!”

 

黑羽快斗的内心是无比奔溃的,当他脱光衣服淋湿头发然后发现洗发水消失了的时候。

感叹着今天为何如此倒霉,离上自习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被一场大雨淋得湿漉漉的,不得不回来洗个澡换套衣服,现在头发弄得更湿了却找不到洗发水!机智的用沐浴露代替洗发水勉强把头发洗好后黑羽快斗一言不发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当然,是在他把沐浴露藏到马桶后面之后。

一面用毛巾裹着头发一面用余光偷瞄着白马探,这个家伙,按照宿舍公约应该是他先用浴室的,按理来说今天晚上他也有自习应该也赶时间,突然提议要跟自己换果然是有阴谋啊,把洗发水藏起来什么的太恶劣了,简直和小学生一样幼稚。

看见白马探拿着浴巾走进浴室之后黑羽·小学生·快斗露出了可(邪)爱(恶)的笑容,既然你把洗发水藏起来了,那么沐浴露你就不要用了吧。

吹干头发准备发条信息告诉老师他和新一因为这场雨可能会迟到,结果却看见白马探坐在书桌前怡然自得的一面打电话一面翻着一踏资料。

黑羽快斗彻底奔溃,现在用浴室的该不会是新一吧!?是要闯进去告诉新一沐浴露在哪里呢,还是待会新一出来再跟他认错?总觉得无论如何都会被痛打一顿诶!

可恶!为什么新一会在白马之前用浴室啊!

 

昏黄的灯光把纤细的身躯随着脱衣服的动作偶有扭动的影子打在了墙上,洁白光滑的瓷砖上还残留着之前沐浴的人不小心淋上的水珠,蒙蒙胧胧中映出少年姣好的躯干,瘦弱却不失力量,白净却充满生机。修长的手握着花洒,紧闭着的眼皮有微微的颤抖,微卷的睫毛上沾上了水珠,在灯光的下仿佛发着光。淋湿全身后少年关掉了水睁开了双眼,淡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清澈的光——他对未来不曾迷茫,粉嫩的嘴唇在温水的作用下显得越发诱人,他习惯性的往放置洗发水的柜台摸去。

诶!?

工藤新一的内心是无比奔溃的,谁能告诉他是谁把洗发水和沐浴露藏起来的!应该是黑羽那家伙吧,他在自己之前用了浴室,而且只有他会幼稚到藏这些东西!

所以当听见黑羽快斗敲着浴室门颤巍巍地问新一我可以进来吗的时候,工藤新一猛地打开门一把把人抓进来关上门然后狠狠地揍了黑羽一拳,“黑羽快斗你是白痴吗!”

动作连贯全程不超过两秒,杂毛少年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被揍了然后看见了全裸的新一。

噗!?

咳咳咳想多了,裹着一条不知道哪里来的浴巾呢,嗯,没错,不是全裸【坚定脸】

大眼瞪小眼对视片刻,工藤新一用毛巾擦着滴着水的头发感觉特别不爽,做错事的明明是他好吗,为什么要满脸委屈的看着自己?

黑羽快斗揉了揉被揍过的脑袋,其实也不疼,自家恋人在最后还是放轻了力道,新一其实很温柔啊。

“那个,新一啊,”提出疑问,“为什么你会在白马之前用浴室?”

“他有案件还要和委托人商量就跟我换了,”顺手把不知道哪里来的浴巾丢进了洗衣机,工藤新一背过身去穿着衣服,瞬间破解了杂毛少年的内心,“果然是你把洗发水藏起来的啊,结果没坑到白马感觉很不爽是吧?”

“不是这样的QAQ”黑羽快斗正打算解释,突然想起了一件更糟糕的事,“啊啊啊新一我忘记发短信和老师请假了!”

“你是笨蛋吗!”工藤新一加快了穿衣服的动作,“这节自习是教导主任的诶!”

“啊啊啊正打算发短信的时候……”黑羽快斗把“突然发现是你在洗澡”几个字咽了下去,新一都已经不追究了,自己再提不是蠢吗?“总之我们快点吧,大概还有五分钟上自习。”

 

白马探的内心是无比奔溃的,当他脱光衣服淋湿头发然后发现洗发水消失了的时候。噗,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呢。

其实按照宿舍公约自己应该是在服部之后用浴室的,但是因为手头有个案子一时放不下,于是跟黑羽和工藤换了一下自己最后才用浴室。

反正服部出门时离自己的自习课还有一个小时零五分钟零三十八秒,黑羽和工藤出门时还有三十三分钟零二十秒,洗一个澡的时间绰绰有余。

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洗发水沐浴露都消失了,这都算了自己在黑羽洗好后拿进浴室的那块浴巾呢?请问自己要怎么出去呢?

如果没记错的话黑羽和工藤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下自习,服部的话,大概七十五分钟之后?

嗯,所以说现在宿舍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没错,推理还是依旧出色呢白马。

……

……

“Excuse me?”


对了,关于找不到的洗发水,我们把时间调回三十二分钟之前,也就是服部平次洗完澡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前:

“嗨白马!”大阪少年拍了拍正在打电话的白马探的肩膀示意他可以用浴室了,“洗发水被隔壁宿舍借去了,待会你记得去拿回来啊,我出门了!”

“唉!”大阪少年差点被突然冲回来的黑羽和工藤撞到,简单的交流之后服部抓起门边的雨伞冲出了门,“啊啊啊我自习课要迟到了!”

“黑羽,你先去用浴室吧。”白马探放下了手机看了一眼头上正在滴水的杂毛少年。

“诶?假洋鬼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黑羽快斗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浴室,“谢啦!”

等等,刚刚服部叫我去隔壁宿舍拿什么回来?算了,应该只是件小事。发现了一个疑点于是抓起电话又和委托人讨论起来的白马君,这件小事最后坑到的可是自己啊【望天】

END

白马探到底要怎么出浴室呢,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呢【笑】


无效预告

这里啦啦,听说在Lft要交党费【耸肩】

翻了一篇去年的圣诞特别篇出来,懒癌晚期不想改了【摊手】

一年前自己写的文不止一点ooc【挤眉】

而且那时候我还在新兰和快新之间犹豫不绝【弄眼】

不知道tag要打什么好【捂脸】

————————————————————————————————————————————

无效预告!?                        

——圣诞特别篇 

一阵风拂过,抓乱了少年的刘海,灯火辉煌的夜,柯南一个人矗立在杯户市饭店楼顶,巨大的H显得更巨大。

“3、2、1、0。”少年慢慢数道,然后扬起嘴角。身后愈来愈大的风声似乎在暗示着有人来了。“呐,小偷先生,每次都选在这……”

后半句话还卡在嘴里没说出来,才发现身后根本没人。“纳尼!难道我把预告函解错了?!”柯南丧气的捶着自己的头,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

啊,你说你看不懂,嗯哼,那要倒回两天之前——

 

“兰,你知道吗,基德大人又发来预告函了!”园子拉着小兰的手臂摇来摇去,眼中掩饰不住的激动。

“是吗?这次他又要偷什么了?”小兰温柔的笑着,在冬日的照晒下显得更加温暖。

“不知道啊,次郎吉伯伯这次的展览会同时展示着三件宝物,基德大人的预告函也没有说明。”园子皱着眉,有些不开心,“这样一来就根本不知道基德大人在哪里了,一不小心就见不到了。”

“不过我想柯南应该能破解基德的预告函,他可是基德克星呢!对吧柯南?”小兰弯下腰笑眯眯的看着柯南,少年慌乱的掩饰着脸红和心跳加速,乖乖的点了点头。

“呐,园子姐姐~为什么说不知道基德在哪里?”

“因为这次的预告函不仅没有写明偷什么,连时间地点都是很模糊。而次郎吉伯伯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展览三块不同的宝石。”园子难得耐心地跟柯南解释,“要是破解不出预告地点的话,我就见不到基德大人了!”

“这样啊。”

“所以啊,小鬼,你有头绪了没?”

“可是我连预告函都没见过呢!”

“待会电视上应该要播了。”

“这样啊。”

铃木园子和柯南的对话过程中小兰都没有插一句话,只是拿着手机在想些什么,微微皱起的眉头却被柯南发现了。

“小兰姐姐你怎么了?”

“对啊对啊,小兰你今天怎么了?”喳喳哇哇的园子对死党也是极度关心。

“没什么啊!我真的没事。”这下子连情商超低的柯南都看出她的失落了。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你家新一却不见踪影,难过得很吧!”

“园子!”小兰娇羞的斥道。

不能以新一的身份陪你过圣诞节,对不起啊,兰。柯南心中想着。夕阳落下,伴着片片雪花,透过树枝仰望天空,也是刺眼的一片红。

 

各怀心思的回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毛利小五郎正好在看基德的预告函以及次郎吉大叔和中森警官每次的大吼:“基德,这次一定会抓住你!”柯南撇嘴笑笑,抄下了预告函就到二楼细细研究。

还没理出个头绪,小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匆匆拿起变声器。

“莫西莫西,啊,是兰啊。”

“新一,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

“对不起兰,最近有些案件在忙,可能……”

“这样啊,你总是很忙呢。听我说!”小兰打断他的话,念叨着,“什么时候打电话你都是‘最近很忙啊!’‘下次再说好不好!’什么时候开始连我们都这么生分了?新一啊,我真的很累了,真的很……”真的很想你啊。

“兰……对不起。”对不起,不能以现在的身份保护你,不能以江户川柯南的身份拥抱你。连一声想你,我都不敢说。少年握紧了拳头,眼中满是愤怒,怒自己的无能。

“哎呀新一,不要这么说,你知道么……”少女抹去了眼眶中的泪水,絮絮叨叨着最近身边的小事,成功转移了话题。真是让人心疼啊,这么会为人考虑的女孩,却只能依着门用电话说着思念,而电话那头的男孩,靠着门的另一边,看似相近,却不知隔着多远。

半个小时后,毛利小五郎大声吼叫着什么东西糊了,小兰才匆匆挂了电话跑向厨房。另一边的柯南则苦笑着下楼看自己还有没有晚饭吃,而记着预告函的本子却被丢在了一边。窗台上,落了许久的鸽子拍了拍翅膀飞走了。

 

次日,柯南才想起怪盗基德的预告函还没破解,才拿起侦探团的笔记本看了一会,园子就来邀请他们去参观可能被偷的三块宝石。

跟次郎吉大叔寒暄了几句,柯南便跑去看宝石的相关资料。金苹果,整块宝石都绽放着刺眼的金黄色光芒,形状像极了苹果,将在浅草寺展览。火红之心,整块宝石都是彤红,像是一颗心,将在次郎吉大叔的博物馆展出。白波,白得犹如纸一般,光滑得犹如瓷砖一般有极细做工的宝石,是三块中价值最高的,因此展出在警力充足的东京警视厅。

“柯南啊,破解出预告函了吗?”柯南托腮细细思考的时候次郎吉大叔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啊,哦。还没全部想出来。不过已经知道他要偷的宝石了。”那向上扬起的嘴角暗示着胜利不远,反光的镜片衬得少年清秀的脸颊越发英俊。

呐,真是有趣呢~暗处的某只“警察”想着,又是一部好戏剧呢~

 

红衬衫,黑色的背带裤,白领带反射着光,少年全副武装,认真的检查完滑板,朝地下室吼道:“呐,灰原,博士,我走了啊!”

“呐,大侦探,你是要去见情人么?”一头茶色发从柯南身后冒出,端着的热咖啡与窗外的雪景真是蛮搭。

“什么啊,我已经破解出基德的预告函了,这次一定会抓住他的!”少年坚定的目光和神采奕奕的表情让茶色发少女心头一惊,随即又恢复高冷。

“大侦探的表情真是越来越像中森警官了。”灰原取笑着,转身走向地下室,“祝你好运吧!”真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那个有完美洞察力的男生情商低得不得了,害怕什么呢?不过是怕自己这种从地狱出来的人喜欢上救世主般存在的他被人知道罢了。

“真是愚蠢呢~圣诞节快乐。”站在地下室门后透过门缝看着少年离开的茶色发暗自嘟嚷着,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嗯,就是这里。柯南从滑板上跳下来,仰视着杯户市饭店,把滑板寄在柜台处便登上了楼顶。现在,只要等着就好了。

夜,东京依旧车水马龙,因为节日的关系,更是灯火辉煌的明亮。伴着片片白雪,风得瑟的舞动着,顺便调戏一下少年的发。

然后就是开头的那一幕,某柯精心计算着时间,结果却没有等到所谓的情人。难道我解错了预告函!?少年心中万只尼玛飞奔着。嗯,是基德取消偷窃了吧~暗自安慰着,但是侦探的尊严怎么能允许他放弃,随即掏出预告函又细细看着。

地点应该没有错,时间……等等!为什么坚信地点没有错!?果然呢,容易被直觉所迷惑,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忘记了。少年自嘲着。

谁说基德预告函上的地点一定是他偷了东西起飞的地方,为什么不可以是他偷东西的地方呢?这家伙,是觉得自己制作的预告函太难了,害怕我解不出来么!?真的是,上了他的当呢。

柯南扬起的嘴角让人猜不出是对情人的赞扬还是对自己的讽刺,不过从他转身就跑的动作看来,应该是猜出真实地点了吧。

少年冲下饭店,踩上滑板一溜烟就跑了,路上细细琢磨着,预告函的二三句说明了偷的东西,第一句应该是时间,如果没猜错的话第四句是地点,不过最后一句“甜蜜得迷幻”到底指的是什么?可恶啊,完全不知道!先赶过去再说好了!

上空,一道白影逝过,扬起的嘴角以及那骚包的白色风衣明明很显眼,却没人注意到。果然呢,大家都在过节,看样子今晚又只有我和小侦探了啊~

———————————————— 预告函作分割线√—————————————————

“折射出女神圣洁的光和舞池里对美貌的嫉妒,是指金苹果吧。”柯南淡淡的笑着,这明明是自己在纽约破过的案子,竟然想了这么久,真是差劲呢。“婴儿那双清灵的眸是指双零,也就是零点。”他一边上楼梯一边道,说完已经走到展览金苹果的楼阁了,前方那个白色衣服的情人似乎等待多时了。

“呐大侦探,今晚又是我们两个人呢~”基德笑道。

“虽然杯户市饭店楼顶可以听见钟声,不过也没有这里合适吧。”柯南一边说一边开启了鞋子上按钮,基德看了看头顶上的钟,笑道:“是呢,上空激荡的钟声,真是没有比浅草寺更合适的了。不过大侦探,甜蜜得迷幻,你想通了吗?”

“没有呢,不过也不重要吧。”少年扬起嘴角,要是因为好奇再放跑他的话自己一定会后悔的。足球已经踩在脚下,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少女的声音突然从楼下传了上来,柯南认为又是基德搞得鬼便不再理会。

“柯南,柯南啊——”脚步声渐渐清晰起来,柯南一阵慌乱,糟了糟了,真的是小兰!与此同时,对面的基德却邪笑了起来,正如我意呢~

“柯南,你怎么又乱跑,爸爸已经破解出基德的预告函了,我们回去吧。”小兰蹲下去认真地帮柯南整理着衣服,完全忽视了另一个人的存在。

“新,新一……”少女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了已经一秒变装的基德,红衬衫,白领带,跟某某柯南好像是情侣装呢~

“呐兰,好久不见。”“新一”双手放在裤袋里,笑着走近少女。某柯醋坛子刚想跳起来戳破基德的谎言,却看见小兰眼中掩饰不住的欢喜,便安静了下来。自己什么都不能给她,有人装成自己让她高兴一下,这样也好吧。

柯南眼中的失落全部进入了“新一”的眼,一股同情油然而生,要是自己和青子变成这样该怎么办?呸呸呸,怎么想起了青子那个大笨蛋……在某快斗暗自动着青春期少年的小心思时,柯南已经恢复了侦探的冷静,哼哼,基德竟然敢装成我,那么今天就有他受得了。

“新一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说在忙吗?”小兰想起那天自己差点失态的表白,一阵脸红。

“啊,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想回来看看你,”快斗看着害羞的少女一阵感慨,从来没有见过青子那家伙脸红呢。“看看你是不是病了,突然发那么大的火。”

柯南表示真的听不下去了,“呐,新一哥哥……”

“新一”打断了柯南的话道:“兰,我们出去走一会吧,小柯南也一起吧~”然后两人互瞪。

“好啊。”少女特别开心,以为不会回来的青梅竹马突然出现,虽然说今天新一说话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很开心呢。

 

圣诞夜的东京异常热闹,明明已经凌晨了,大街却依旧车水马龙。树上挂着的各色彩灯在小雪的衬托下越发耀眼,五光十色的充满着路人的心脏。小兰搂着“新一”的手不断的说着些什么,两人笑得很开心。柯南起初还乱跳着捣乱,后来,后来也没有精力了。

他们两人走在前方,矮小的他需要一步并两步走才能勉强跟上,真的是越来越遥远了,他和小兰真的是越来越远了。明明时时刻刻都陪着她,却越发不了解对方,你不说,我不问,你问了,我也不说,距离其实只是自己造成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新一”用余光瞄着不远处低头沉思的少年,为什么一点快感也没有,自己安排了这一切不就是想看到大侦探一蹶不振的样子么,为什么,会有些心疼他呢?心疼他像个救世主似的笑着,却要承受着不能言语的疼痛;心疼他明明深爱着身边的少女,却不敢说,或者说没有资格说。对啊,工藤新一,本就是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了,他还有什么资格爱别人呢?

自己也算是幸运吧,虽然有着不能诉说的使命,但身边有着支持自己的管家,虽然有着不能坦白的爱恋,但青子那个傻瓜,是不会这么让人心疼的。看着搂着自己的少女还在笑着,“新一”也是一阵心酸,不如我就好人当到底吧~

“兰,你把眼睛闭上。”“新一”突然说,柯南警惕的看着他。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少女还是乖巧的闭上了眼,就算睁开眼新一就会不见,她也会乖乖听新一的话,因为这个人,是会在危机时刻保护自己,自己能够完全信任的人呢!虽然这段时间新一不在,不过他可是派了柯南来保护自己呢!他可是,可是自己深爱的人呢……

“小柯南啊~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哎,乖,闭上眼~”“新一”递给柯南一个袋子,被他瞪了几下。“新一”坏笑着抱起柯南,无视他的挣扎,然后让柯南的脸渐渐靠近小兰的脸,然后……

小兰静静站着不动,听见新一送给柯南了圣诞礼物,那么自己也会有吧。上次自己给新一打了一件毛衣,新一还送了自己一个手机呢。正想着,一个冰冷的东西突然贴上了自己的嘴唇,新一……

柯南就这样无辜的被“新一”戏弄了,看着基德消失在自己眼前,他愤怒的跳了几下,然后看见了小兰红着脸说回家吧,然后自己也红了脸……

 

小兰一直觉得今天的新一有些奇怪,新一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但是他也不可能是基德吧,柯南可是一直很高兴的叫他新一哥哥呢,总不可能连柯南都分不清基德和新一吧,新一这家伙真是的!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脸刷的又红了……

柯南异常愤怒,这个家伙,长着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就四处乱搞,我倒要看看他给江户川柯南的圣诞礼物是什么东西!我工藤新一跟女朋友接吻还需要他帮忙么!又是一阵脸红……

个怀心事的两人回到毛利事务所便匆匆睡下了,柯南在小五郎的呼噜声中打开了那个手袋,某只自恋的基德的雕像,“金苹果”,一封信还有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

柯南半月眼的笑了笑,打开信看了起来——

亲爱的大侦探:

我的雕像在个个市场火热销售中,知道你不会去买,我就送你一个。这个苹果没有毒,可以吃。

中森警官以为我要去偷白波,却因为警力太多而不敢去,你帮我解释一声,不然他们还以为这次的预告无效呢。哼哼,我堂堂怪盗基德一世英名,怎么会因为……

……

这次预告我也成功了,不过宝石还是还你,像我这么善良的……

……

最后,祝你和小兰小姐有个甜蜜的圣诞节。

                                     怪盗基德上

“这家伙真是够自恋,信的一大半都歌颂自己去了。”柯南自言自语着,恶狠狠的咬着苹果,不过,还蛮甜。

基德的雕像本就是全白,在窗外的雪花照射下越发闪亮,某只柯南整夜翻来覆去的读着那封信,也是有趣~

 

与此同时,在江古田那边,中森宅。某只做大死的快斗潜入了青子卧室,在她床头放下了一个水晶球,里面有一个缩小的东京铁塔。“圣诞快乐。”他如是说。然后回忆着之前与大侦探斗智斗勇的事,突然笑了,看着熟睡中的青子……

青子睁开眼睛便看见了一张近在眼前的大脸,“八嘎!快斗——”青子气愤的涨红了脸,拿起枕头就要砸他。

“哎呀青子你看天亮了。”快斗柔声道。

“对啊,日出好漂亮。”少女忘记了气愤,同男孩一起看着日出,看见床头的水晶球,笑了。

“圣诞快乐,快斗/青子。”

又是一幕温馨。

【完】

(啦啦:真的完了吗?)

第二天中午:

警视厅那边——

中森警官:“哈哈哈,怪盗基德不敢出现了吧,这次的预告作废了!我们警察终于赢了一次!”

各路小警察:“噢!”

 

铃木那边——

铃木次郎吉:“哈哈哈,今天的头条就是‘怪盗基德惧怕铃木财团而发出无效预告!’基德,我终于战胜你了!”

园子:“哎,基德大人难道是在圣诞节去和女朋友约会而忘了偷走宝石吗QAQ”

 

昨天没睡好貌似忘了什么的柯南那边——

毛利小五郎:“今天的新闻怎么全是怪盗基德,为什么不报道冲野洋子小姐昨天的演唱会!”

小兰:“柯南怎么还没起床,上学要迟到了!”[昨天新一回来的事要不要告诉园子呢……]

柯南,嘛,那个看基德给他的信一晚上没睡着的家伙,现在还在梦里看新兰大战快新呢~

 

手贱点开了新闻的快斗那边——

青子:“快斗快斗,你看你崇拜的那个臭小偷不敢来偷东西了!”[其实快斗给我的圣诞礼物还蛮可爱,话说他跑到我房间原来是想送礼物啊~]

快斗:“啊!!!!!!”[大侦探这就是说好的相爱相杀吗!?不是让你帮我解释了吗!?爸爸怪盗基德的一世英名毁掉了啊QAQ]

 

话说为什么浅草寺那边没有发现金苹果被偷呢,是这样的——

负责看守的某个小警察在小兰,“新一”,柯南走后回去检查:“诶?这是什么?金苹果!?这不是重要宝石吗!?怎么会掉在地上!?不行不行,赶紧放回去,一定是风吹掉了!要是摔碎了我就死定了!”

是的,怪盗基德变身成为“工藤新一”时手滑了一下,放了两个苹果进送柯南的那个袋子里,而把金苹果当成了送给中森警官的苹果放在了浅草寺。

 

啊哈,就是这样,终于完了。

【这次真的完了】